Tag - runner’s life跑者的日子

跑步的日常

居家防疫三個月,運動是我用來維持健康身心的利器。

每天近午時,工作告一段落,我便換上運動衣褲,或在家跟著影片練肌力與核心或瑜伽,或換上跑步鞋出門路跑。

幸運地,居住的郊區人煙稀少,或是沿安靜鄰里、附近仍停課的小學操場,或是繞著一英里外、綠蔭參天的大墓園跑⋯⋯。偶爾,一見散步的人迎面而來,或轉身遠離,或跨越馬路,換到對街的人行道上跑,總之,盡量避免與人相近。

春夏交接的新英格蘭,氣候並不穩定,有時是天高氣爽、完美的華氏66,有時是悶熱的75度,或冷颼的50度。以五英里為基本里程,體能、狀況和天候較理想時,則拉長至八、九英里。值得一提的,從去年底開始認真做肌力訓練以來,明顯可以感覺它對跑步的幫助,核心與臀肌日漸強壯時,下步時不再小心翼翼怕膝蓋受傷,緊實強壯的體能也帶出腳步前所未有的輕快感。當然,因為肌肉的恢復時間不夠,或天氣酷熱或其他因素,不是每次都有這麼美好的感覺。舊傷依然在,但幾次,那份腹肌帶動膝蓋與雙腳的整體掌握感與信心,一種全新體驗的愉悅感,難以言喻。但願早幾年就開始這些強化訓練,少受每次一拉長跑距或加快速度,因核心虛弱、臀部腹部支撐乏力,導致雙腿無法承受,甚至幾次受傷之苦。還好,只要願意開始,永不嫌晚。

初始記在FB上,過去這段時日的幾段跑步隨筆:

***

五月天,八月的氣溫!!起早跑步,眼看溫度一度度飆高,短袖、冷萃咖啡全搬出了,crazy。繞著停課的小學操場、停車場跑,校舍外依然豎立著「小學、中學生免費午餐」的牌子,提供家庭每日取餐。疫情日久,困頓的不只是生計,還有人的心情與心理健康。正常的日子,這時,該是孩子一一步下校車,與同學們嘻笑嘰喳開始一天、期待著出校籠、活蹦亂跳的暑假到來的時候;而現在,艷陽高照的遊樂場,無人無聲,鞦韆也寂寞。

***

天高氣爽、誘人的路跑天氣,出門後,不知不覺地跑向久未踏足的墓園。國殤紀念日剛過,國旗遍佈,一位老婦在孫女狀的年輕女孩陪伴下,在一座大理石墓碑前逗留,繞了幾圈後,她們仍在原地,似乎與逝者有許多話要敘。樹蔭綠意中,一排排的亡魂安息在紫丁香濃郁的香氣裡。一圈又一圈,不急著離去,比起圍牆外的人間,這是一片最完美的寧靜。

***

一早出門去跑八千公尺基本量,果然,太陽比我還早,還熱情。安靜的墓園裡只有割草的工人、一位給新塚前的鮮花澆水的中年男子,和繞圈跑的我。獨處讓我與各種思緒與感受很接近,今天我想到85歲的艾迪(Ed Whitlock),這位以全馬3:56:33破85-89年齡紀錄的加拿大老跑者,每天繞著附近的墓園長跑三小時,沒有訓練計畫,不講究裝備,一雙跑鞋,跑到磨平才更換。沒有tempo run、recovery run、heart rate monitor那些東西,「我不是很排斥那些,只是我沒有時間去準備,你花越多時間搞這搞那的,越少時間跑步,浪費時間。我出門去跑,也不是跑太快,只是我會跑很久很久。」跑步其實就是那麼單純,只是我還是喜歡把肌力練好一點,以防再受傷,我也喜歡有一雙舒適的跑鞋;是說,每天跑三個小時真的很久很久呢,專注堅持的老爺爺。

持續逐夢中

獨自飛到佛州參加這場結合5K, 10k,半馬和全馬的比賽,原本計畫嘗試生平初馬,月前卻發現還是沒有準備好,決定改成熟悉的半馬。一直覺得:不管快慢,既然參賽就要盡量訓練能全程用跑的,不想最後得走或爬回,這是對自己體能的謹慎考量,也是對路跑賽的基本尊重,畢竟參加的是路「跑」賽啊。

大大感謝家中一對父子的鼓勵和支持,毫無後顧之憂。獨處幾天,獨食、獨眠、獨出入,重拾中年後單身出門與異地生活的習慣與興致。

五點起床,天亮前起跑,身心平穩,與年輕跑者亦步亦趨總讓人忘了年紀;只可惜,程式停留在日前的跑步機設定,忘了改回戶外計時,覺得自己夠快而不察配速已出現落差,結果成績不如預期,只比上一場快了26秒,分組第五名。欣慰的是,經年練習的雙腿一次比一次更強壯,這次跑完拉拉筋就恢復七八成了,讓人對更長的距離有信心,該繼續努力訓練的是心肺和速度,尤其能把核心與頑贅的小腹練得更結實就更美妙了。

跑完後,看著全馬跑者隨後ㄧㄧ跨過終點,極受啟發,精疲力盡的半馬者難以想像還有漫長艱辛的13英里,尤其是那些三小時內完賽的跑者,多麼令人佩服的毅力與體力。

風清日朗的美麗海岸,能跑真好,更棒的,起跑和終點就在家門口,下樓就是跑場,不能更方便了。

第十六場半馬賽,持續逐夢中。
No.16th half marathon, still chasing that dream.

2019的最後一天

2019最後一天,天色破曉時出門,一個人跑海岸、跑城市,總共跑了18英里,跑過的最長里數。

雲低陰涼的氣溫,年的交接之際,空氣中有種告別參雜著期待的心情。在附近安靜的海邊別墅區繞了數英里後,我穿越市中心,經過城界的高架橋下時,長椅上裹著黑大衣、枕著大布包的遊民沉睡著。折返的路上,商家逐漸忙碌了起來,架起露天餐座,準備迎接最後一夜的慶祝人潮。

回到海岸時,巧遇開車出門買咖啡、順便找我送補給品的先生,咬了兩口他手上的「早晨榮耀」馬芬,灌了幾口他的冰拿鐵,接過椰子水,快速給他一個吻後,繼續跑。

最後幾英里是全新的經驗,腳步緩慢,肌肉酸楚,不只是雙腿,維持了數小時的姿勢後,肩頭腰背手臂都酸疲不已。心中沒有特定的計畫,我想跑到跑不動為止。

終於回到家,一看,今年總共跑了585英里(941公里,據說南北縱貫公路台1省道,加上台9省道:北宜公路、蘇花公路、花東縱谷公路、南迴公路…連貫環島,約 950公里)。從去年受傷少跑些恢復過來,創了新高,也為明年立下新的挑戰。

好了,現在我要跳進冰澡裡,好好地降溫消炎、照顧一下勞苦功高的身體,然後準備晚上去大吃一頓。

希望大家跟我一樣,過了健康而豐足的一年,新年快樂,2020年見??

Finishing strong and getting ready for 2020. Happy New Year! 

第十二場半馬賽


完成第十二場半馬賽。

偕海奕一年一度赴東北海岸參加「雙龍蝦」路跑賽,他得到一英里十八歲以下第一名,我接著跑半馬,以女性分齡第十八名完賽。

報名,訓練,報到,起步,接下來一路上的流汗喘息、力戰如虎陡坡、迎大西洋岸的風襲日曬、右膝驟然鎖住小腿抽筋、咬牙握拳前進….,都是人生磨練的微小部分。隨著年紀,體力和累積的傷害越形挑戰,要維持一定的成績越艱辛,但也越珍惜能跑能比賽的機會。

跨越終點的那一刻,微笑:因為再次挑戰了自己。

***

隔日。

冷雨的夏日清晨,出門前,先生走進我的書房,親親我的頭頂:「我很欣慰你完賽了,即使帶著腿傷…」他知道我對昨天比賽中途舊疾復發,結果不盡理想耿耿於懷。

停下打字的手,頭靠著他的腰際:「真希望都沒有這些障礙,我真的很喜歡長跑啊…,」我輕聲地說。

他說他知道,再次提醒我繼續強化ITB和核心肌群的訓練…。

雖然昨天是休兵一長冬後的第一場比賽,但春天重新上路以來,雙腿都挺配合,加上整個冬天的滑雪、不跑步時的游泳與瑜伽,可以感覺自己的腿肌更強壯,參賽應該不成問題。

誰知比賽剛跑過一半,競賽加速下右膝外側的ITB舊傷就爆發,鎖住筋肉與膝蓋,接下來一個多小時只能忍痛拖曳而行,少見地萌生退意,懊惱著下陡坡不該衝太快;明顯地,我的臀肌與核心肌群仍不足以支撐突然的快步與大步…。雖然最後仍以兩小時十八分完賽,但沒有挫敗感是騙人的,成績其次,以這樣的狀況,接下來如何訓練與參賽?ITB症候群的夢魘是否仍隨時可能出現?最重要的,十月的全馬初賽,如何能勝任?

再想想,或許這就是我的人生:一直幸運平坦地走來,甚至不時會聽到「你好像要什麼有什麼」的評語,異國生活、婚姻、教養、工作、嗜好、種種一切…從來算不上難,但或許也沒那麼容易,看來我的馬拉松之路也一樣,將是一份愛無反顧的堅持。

(沒有那種輕盈甜美白皙的美照,而是帶著笑容和痛楚,這應該就是我比賽時的真實寫照吧:)

第十一場半馬賽

落葉繽紛、金黃大地的宜人秋色裡,以最喜愛的這一場海港路跑,總結今年的比賽。

規律作息與充分曬太陽之後,從台北回來的時差很快就調整了。素來擾人的腿傷,經過數次咬牙的復健與自我訓練,逐漸矯正跑姿、強化了臀部與腿肌,結果,今天的成績比三週前那場整整快了六分鐘;最重要的,很久以來,第一次無傷無痛、雙腿精壯地跑到終點,頓時,把年紀拋得老遠、繼續跑下去的信心大增。

值得一提的,對於復健的成效原本存疑,幸好在先生的力薦下,去了;還有,要跑更快更久真的需要一些專業技巧與訓練,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傻傻地push,自找皮痛(是說我也不特別,跑完走進醫護帳篷索取冰袋時,「你是今天第三個有ITB、需要冰敷的跑者。」年輕的男醫護人員說?

長冬將至,養精蓄銳,期待明年再戰。

No.11 Newburyport Half Marathon

終點的甜美滋味,讓人一次又一次地踏上起跑線。

依然緊追著兩小時的目標


怡人的秋天,完美的路跑氣候。

沁涼的麥牙啤酒鬆懈了緊繃辛苦的肌肉

後甸甸的美麗獎牌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