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music音樂

如此悲傷,又如此美麗 – 布拉姆斯:Intermezzo Op. 118, No. 2 in A Major

想像中的布拉姆斯是這樣的:個子圓胖短小 ,留著絡腮鬍,喜歡和他所崇拜的貝多芬一樣,花長長的時間散步。走在黃昏的維也納街道上,這位滿腦子想的全是音樂,氣質溫厚的音樂家,想必並不會引起太多注目。

聽他的間奏曲Op.118 No.2,有如走在秋日午後溫煦陽光裡,一不小心,會想起那些曾經的失落與傷心….。

這是我最早接觸的一首布拉姆斯鋼琴曲。

Read More

九月的聲音

發現九月成為我最喜愛的月份之一。夏末依然溫暖的大量陽光,微風總不忘加入,徐徐地吹,是完美的午後散步或戶外活動的氣候。

不經意的幾片落葉中,午後的街道安靜沉謐,就連鄰居小男孩散落在車道上的挖土機和腳踏車玩具也午睡著。散步回來的我坐在階梯上,知道不久就會聽到那熟悉的車聲從波上滑下,在眼前停車,門一開,孩子的笑臉。

九月裡花了很多時間在海邊,週末,車一開就往北邊的緬因跑。聽海濤,看海浪拍打岩石,赤腳走在平坦綿密的沙灘上,踏入冰涼的大西洋海水裡….。腳趾鑽入濕涼的沙裡那一剎那總給我一份難以言喻的自由。

九月裡聽了許多動人的音樂。

Read More

聽Paul Lewis:一條不同的學琴之路

和朋友電話討論著:孩子幾歲學琴最適合,該從團體音樂班入門還是馬上進入一對一?她剛上幼稚園的孩子正值學習力強的年紀,也顯露著對音樂的興趣…。

周遭幾乎每位認識的朋友當孩子進入某個年紀後都會安排才藝學習,體育、音樂、美術無所不括,其中又以鋼琴最為普遍。除了接送上課,父母(主要是媽媽)每天盡責地要求小孩坐在鋼琴前練習。朋友之間有時也會流傳類似的聽聞:某某中國家庭如何嚴逼小孩一天練琴幾個小時,如何參加樂團或比賽,如何不斷更換老師直到找到最嚴格的一位(最好是蘇聯裔)…。這樣的父母無不希望激發出小孩最大的潛能和天份,幾年內向那些七、八歲就穿西裝打領帶上台的華裔小演奏家看齊,遠一點以打造明日的朗朗或李雲迪為目標。

然後讀到英國鋼琴家Paul Lewis的故事,看到一條不同的學琴之路。

Read More

夏日的詼諧曲

詼諧與悲傷都在此相遇

春天還不時在傍晚的冷空氣中流連,夏天剛開始時,海太太失業了。

沒班可上的第一天早晨,身穿睡衣頂著一頭蓬鬆亂髮的海太太一下樓,先生像是看到一副世界奇景似的,對著一旁舔洗爪子的橘貓大叫:「看哪!步步,那裡來了個『家庭主婦』!」海太太丟了個白眼給先生,走到貓前,拍拍牠的額頭:「你最好習慣,從今天開始我在家的時間要變多了!」貓理都不理她,顧自走開。

海先生上班去後,海太太給自己煮了杯咖啡—用義大利illy咖啡豆磨成的濃縮咖啡加上高溫蒸發的綿密牛奶,作成一大杯好喝的咖啡拿鐵(café latte) ;持著咖啡杯無所事事的在屋裡逛,看著陽光沉靜地移動在大理石餐桌的不規則紋路上。

Read More

和孩子一起聽歌

剛下過一場大雪,冰冷的星期天下午,Isaac勉強地寫玩中文作業,跟我上車跑老遠去上中文課,口裡嘀咕著不願出門。

一點兒也不能怪他不想出門。前一晚剛從佛州搭晚班飛機回到波士頓,降落前因為大雪飛機延遲,公公來接我們,踏進家門時已經半夜。第二天早上Isaac照樣七點不到便起床,張 著一雙熊貓黑眼圈,興奮地問候一個多星期不見的玩具,還有外面靄靄的白雪。他想留在家裡玩,不想出門,更遑論上課了。

還好,中文課的老師活潑熱情,唱作俱佳的教ㄅㄆㄇㄈ,小孩學得很起勁,兩個小時也很快就過了。

回到家,先生和Isaac拼起一套繁複的聖誕節村落樂高,我趕去超市買菜,幫空蕩的冰箱補給一下。
Read More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