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fall秋天

第十一場半馬賽

落葉繽紛、金黃大地的宜人秋色裡,以最喜愛的這一場海港路跑,總結今年的比賽。

規律作息與充分曬太陽之後,從台北回來的時差很快就調整了。素來擾人的腿傷,經過數次咬牙的復健與自我訓練,逐漸矯正跑姿、強化了臀部與腿肌,結果,今天的成績比三週前那場整整快了六分鐘;最重要的,很久以來,第一次無傷無痛、雙腿精壯地跑到終點,頓時,把年紀拋得老遠、繼續跑下去的信心大增。

值得一提的,對於復健的成效原本存疑,幸好在先生的力薦下,去了;還有,要跑更快更久真的需要一些專業技巧與訓練,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傻傻地push,自找皮痛(是說我也不特別,跑完走進醫護帳篷索取冰袋時,「你是今天第三個有ITB、需要冰敷的跑者。」年輕的男醫護人員說😅

長冬將至,養精蓄銳,期待明年再戰。

No.11 Newburyport Half Marathon

終點的甜美滋味,讓人一次又一次地踏上起跑線。

依然緊追著兩小時的目標


怡人的秋天,完美的路跑氣候。

沁涼的麥牙啤酒鬆懈了緊繃辛苦的肌肉

後甸甸的美麗獎牌

天鵝

「外面天氣很棒,妳或許要提早出門走走…」早上剛送先生出門,很快就接到他從車上打來的電話。

「而且,天鵝出來了歐,水面無波,牠們看起來很愜意,可惜車流太急,我沒法停車拍張照片給妳…」他又加了一句。

近午時,我從工作中休息出去散步,沿河而行,特意走遠一點,來到平日天鵝出沒處。

果然,隔著馬路,遠遠可以看見那兩隻熟悉的白天鵝漂游在平靜的綠水上。

img_5302

左看右看,一抓到車流空擋,我深吸口氣,衝越馬路,跨過欄杆,踩進濃密落葉與盤繞的樹枝群,找了個最接近天鵝、視野較好的空隙,撥開樹叢,蹲下,看天鵝悠游。

靜謐長河上,一隻低頭覓食,一隻昂首呼吸,一上一下,一下一上,我掏出手機,竟久久等不到牠們同時伸展修長頸子、靜止優雅的模樣,沒辦法啊,天鵝也要吃飯。

靜心等著,終於,一隻慢慢向前划向陽光裡,另一隻隨著,啄啄停停做做日光浴;然後,一隻轉身,滑向來時處,另一隻不做多想也跟著轉向,昂首,如兩朵白帆,相伴航在平滑如鏡的秋水裡,絲毫不理會,那名藏在河畔樹叢裡的窺攝者:)

img_5337

img_5319

起風的秋日

比往年溫柔的十一月,樹葉依然到處可見,尤其是橡樹、樺樹、山胡桃等黃葉仍豐,每天出門都彷彿走入一片金色的世界。

img_5102

img_5096

今天是退伍軍人紀念日,學校樂隊負責紀念會的國歌演奏。近午時起了大風,落葉狂飛,鎮中心的百年會議堂外佈置了簡單的舞台。鎮小、老兵少,簡短的儀式,公務員、神父致詞祈福,年邁的老兵認真地穿載制服慎重出席,現役的幾位軍人鳴槍,童子軍稚氣地致意。

img_5116

img_5123

會前,我走過馬路到對面的老墓園拍了幾張照片,世事紛亂的日子,看著亮晃的陽光舖灑而下,墓碑上小國旗自由地飛揚,枯骨舊塚,所爭為何?

img_5108

會後,海奕和我去跑湖。心知湖畔風更厲,原本不太情願,但跑到約一英里,身體漸漸暖活,也就慢慢適應了。

海奕在前頭老遠,我踩著自己的腳步,勉力向前,落葉飄落得比任何一天都更無拘無束。狂風攪擾下,湖面翻捲著灰褐漣漪。

與刺烈的寒風爭著每一口呼吸,或許今年,與其躲入暖氣健身房,我可以跑進更冷的天地、更深的冬季。 img_5134Photos by Chiuying

Save

Save

第二個春天

img_5012

雖然深夜與凌晨仍不時出現零度左右的冰冷,比較起來,今年的深秋顯得溫和,通常是這樣:早晚寒,但白天則不一定,有時是五、六度C的淒風苦雨,或艷陽吸光濕氣的乾涷;但有時,也會出現可忍受,甚至令人感謝的暖和,一如這日,溫煦的陽光與徐風,如一瓶剛剛可飲的紅酒,脫去堅冷後透著成熟的彈性與溫柔。

早上,提前到鎮公所投票時,沿路上的樹,視種類與種植的地點,有的已稀疏,有的仍濃密。走進紅磚白頂的鎮公所,先上二樓跟辦事員報到。報上名字和地址時,「一項項來,名字?」公所的阿嬸跟這老建築一樣不徐不緩。每次碰到報上姓名時,我總是被要求重複與放慢,尤其是遇到老職員老館員老人家時,一聽到我的名字,他們總唸不出也記不住,但一聽到我的姓時頓時放鬆,比任何西方姓氏都簡單,只有兩個單字。

從走廊的監票員手中接過選票後,我們走進小小的投票室,在把兩張桌子隔成的六個小隔間中無人的一處坐下。不只總統,從州議員至地方警長一一待選或通過(若只有一位人選時)。若無法決定或不知選誰時,每個候選名單下面都有個空白處,可以提名任何人(自己或者米老鼠)。這次,除了各候選人之外,尚有四個州法規待選民表決同意或不同意,包括:多發行一張允許設置吃角子老虎的執照、大麻合法化(21歲以上可以公開攜帶和使用)、增設更多公辦民營的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以及農場不得限制牛豬雞躺下、站立、伸展四肢或轉身的自由。沒錯,真的有最後這一條,讀到要允許動物們能夠「fully extending their limbs, or turning around freely」(無拘伸展或自由轉身)這段時還真是呆傻了幾秒,那不是很明顯、人類該做的嗎?不論如何,本州願意認真看待這樣的議題且立法強制,蠻好的。

走出投票所,先生去上班,我過馬路去圖書館還借書。一推開門,左手邊兒童區的「鵝媽媽時間」裡,圈坐地毯上的孩子與大人正唱著Itsy Bitsy Spider,站著的女館員掐捏著手指,滿臉微笑的帶動唱。

img_5005

從二樓書架抽出黑人女作家Maya Angelou的新作時,一俯瞰,大門旁的拱窗外,一株年輕的木蘭正金黃。木蘭開花時,枝空無葉,花落盡後才長葉,從早春活絡到晚秋。

捧著一堆書,我在窗前坐下,翻閱挑選。這個擺了四張藍墊木椅的角落,總是安靜,是我最喜歡的位置。一位貌似退休的男人坐到對面,靠背叉腿,看起報紙。後面書櫃的閱覽區,有人碰到熟識,輕聲愉快地聊了起來。

孩子漸大後,我大多獨來圖書館,無旁顧之憂,卻也悵然若失了什麼。當想到一條街外的他正吸取著新知,與人交際;我安心地沈浸在眼前的涵育字句裡。

回程裡,夏日街上的一戶人家,前院的紅楓倚著白圍牆盛開,牆裡草仍綠,牆外葉枯滿地。除了冬天,所有季節都集中在這個傳統「美國夢」代表的郊區住家轉角處了。

下午,我們母子沿河跑步時,陽光依然可人,河岸色彩橘綠紅褐交織,河裡水波流動,兩隻白天鵝悠游。卡繆:「秋天是第二個春天,每片樹葉都是一朵花」;秋天是另一個春天,走向的盡頭雖不同,沈澱後卻似乎更柔軟。

 

img_5008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