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夢成真 – 第一次迪士尼之行

迪士尼城堡

Isaac出生以來,每年冬天我們全家都會南下佛州避寒小住。住處St.Petersburg離迪士尼樂園車程不到兩小時,並不算遠。但顧及他年紀小,加上住處所在的海邊和博物館玩不膩,就一直悠悠閒閒地定點度假。
今年冬天我們覺得Isaac懂得夠多,腳程也足了,就很自然地把迪士尼計畫在佛州的假期裡。

雖然常聽大人和班上同學提及,Isaac對迪士尼的認識並不算多,但他相信「樂園」一定是個很好玩的地方。行前,我從YouTube找出一些影片幫他作準備。送我們到機場的公公擁抱他道別說:「Say hi to Mickey for me。」(代我向Mickey說嗨。)他慨然接下任務,大聲答允。

Read More

終於去了香港

香江風情

聽到我說從沒去過香港,認識的人都不免有些訝異:以為一定去過,尤其是跑娛樂新聞那幾年,應該有機會去香港採訪,或旅遊,畢竟它是離台灣那麼近的一個地方。

但,是真的沒去過。也許就像在永和住了幾十年沒去過永和豆漿,就是因為香港近,因為總覺得什麼時候想去都可以,反而就一再錯過。

透過旅行社定了方便的機包住自由行,牽著Isaac ,和小姑提著簡單的行李加上一箱給大哥一家的台灣名產小吃,出發去香港;有點不像出國旅遊,比較像坐飛機去探視親友。

搭機場巴士進入位於旺角中心商場的旅館,一路行來立刻可以感受到香港彈丸之地卻極旺盛的生命力。繁忙擁擠的街道與高樓,日夜穿息不斷的人群與車群,對一個初次造訪的外來客,香港的繁華、人口密度之高,讓人很容易有種相形渺小的感覺。擠在透不過氣、週末傍晚等待綠燈過馬路的人群中,一旁陪伴我們的大哥不忘提醒:人多,最好儘量靠邊走。果然,燈一綠,頓時之間,這邊推著、那邊湧來、磨肩交踵的人潮有如巨浪;我緊抓著孩子的手,就怕一不小心被洶湧的人潮吞蝕而去。

Read More

金門的海邊

純淨的金門海邊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金門的海邊是不可踏足的禁區。
兩岸長期軍事對峙時,為了防制敵人偷襲上岸,淪為戰地的海島海灘上埋著不可知不可數的地雷。
人工游泳池還不普及的年代,身為海島的孩子卻大多是旱鴨子。

時光荏苒,隨著兩岸局勢轉變,海島不但逐漸脫去戰地外衣,與對岸往來有如鄉親。
每回返鄉,開放的海邊也成為孩子眾多遊樂地中最愛的一處。每天傍晚,金門豔陽稍退,他就嚷讓要去海邊。大姐家拿條毛巾、裝幾壺待會ㄦ沖腳的清水,一車大小老少便浩浩蕩蕩到鄰近沙灘。
細軟的白沙上,孩子和他青春美麗的表姐們追逐嬉戲,大大小小的足跡,一轉眼便被巨浪襲去。
和美國平靜海灣完全不同、台灣海峽的浪頭高壯兇猛追得他尖叫連連,樂不可支,坐在岩石上觀看的家裡老人家則頻頻傳來關切呼喚。
無垠的天空是金門一貫的蔚藍,不同的只有往來台灣的飛機不時飛過。
家人在旁,戲浪的孩子讓我經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童年。

Isaac與表姐

愛心樹(The Giving Tree)

「Once there was a tree…

and she loved a little boy…」

「從前有一棵樹….

她愛一個小男孩…」

美國著名繪本作家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在「Giving Tree」(愛心樹)一書的開場白。

每一天男孩來到樹下玩耍- – 吃蘋果、在樹枝上盪鞦韆、樹幹上溜滑梯…..,樹很開心。

但隨著男孩一天天長大,他跟樹的要求也越來越多,樹無怨無悔一直給一直給- – 讓男孩拿她的蘋果去賣、砍下樹枝去蓋房、樹幹去造船….;一直到樹與男孩都垂垂老矣。

集繪畫、音樂、詩作等才華於一身的希爾弗斯坦用簡單的文字與線條寫了一則柔軟、動人又帶點感傷的故事,適合小孩與大人閱讀。

Read More

飛馳的世界(Speeding Away)

一歲八個月時Isaac對火車這樣的描述:

「First you hear the noise, then the train comes, train in coming, coming, coming, then train is gone, only smoke and dust left」「首先你聽到聲音,然後火車來了,來了來了來了,然後,火車走了,只剩,煙和塵土……。」

敘述時,他的右手懸在空中,沿著一條想像的長線向前晃動前進‧‧說到gone那字,他兩手張開現出空空的手心,滿臉帶著失落的認真。你似乎真的看到一條又空又安靜的鐵軌上,在輪齒快速飛馳過後,只剩塵土盤旋。

Read More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