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going to school at 8:79.

幫樹枝長雪花

孩子的童稚言語稍縱即失。先生隨手記下了Isaac的一些趣味話語,讀起來令人莞爾,也讓人對孩子的小腦袋充滿興趣。

Quote1: I’m going to school at 8:79.

I guess I’m going to school at 8:79. That’s 9:19 you know.(我想我要八點七十九分去上學。你知道嗎,那是九點十九分。)

That was from my secret math box in my brain.(我大腦裡的祕密數學盒子告訴我的。)

You know what 12 x 12 is? 144 (你知道十二乘以十二等於多少嗎?一百四十四)

Dad: very good.  What’s 11 x 11? (爸爸:很棒。那十一乘以十一呢。)

Isaac: Hmm.  What’s 99 + 22?  121?  Now that’s in my box.  (嗯..九十九加二十二等於多少?一百二十一。現在這也在我的盒子裡了。)

Quote 2: Two Chinese in the class.

I’m the only Chinese in my class.  Soon there will be two though. (我是班上唯一的中國人。不過很快會有兩個歐。)

Dad: Really? (爸爸:真的?)

Read More

臺北沒有甜甜圈嗎?

多彩汽水瓶

何庭的英文老師這星期要全班練習的作文形態是比較。

在這之前,那老師已經讓何庭他們練習過包括「描述」和「爭議」在內的多種題型。

所謂描述是選一個人或事或物為主題,描寫他〈它〉的樣貌聲音或味道。何庭以市裡的大眾公園為對象 ,把她知道的形容詞全搬出來,費力的描寫春天的公園,水怎麼流動,鬱金香如何搖曳。文章拿回來,老師在文末評了一個大大的「美麗」,附帶兩個驚嘆號。何庭看了樂在心裡,大受鼓勵。

寫爭議時,老師要他們下一個論點,像是,我贊成〈或不贊成〉墮胎合法化,再舉三個理由支持這論點。何庭以「星期天州政府不准超市賣酒是一種不合時宜的作法」為題,義正嚴辭的發表一番意見,又拿了一個A。

Read More

六歲生日

生日派對

滿六歲的這個星期,你做了許多決定。

你選擇去一趟華盛頓,而非開一場大party。你選擇搭高速火車南下,因為你對火車依然充滿熱情。首都一百多年歷史的聯合車站裡,你決定自己喜歡的早餐:Everything bagel和Cream Cheese。落腳的喬治旅館法式餐廳裡,你主動跟侍者點水、巧克力牛奶、macaroni and cheese。你選擇自己要穿的衣服、吃的食物、看的書、玩的活動、感興趣的事物。旅館週末早晨,你坐在大椅子上看卡通等父母就緒。豐富的飛行與太空博物館裡你清楚自己要看的展覽,哪一部3D立體影片,國際太空站的建立史或星空的故事。自主的同時,你信任父母的建議,以開放好奇的心跟著我們生活與旅行,累積你自己的生命經驗。

你的每個決定和選擇是幾年下來父母尊重與自己練習的成果。我們不斷在你身上看到你知道自己要什麼、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的獨立人格。幾個星期前,有天你放學後跟我說到你如何「corrected」(糾正)班上的兩個女孩:「They said your parents are your boss. I said no, you are your own boss. Your brain told you what to do. For example, If you don’t want to get a time out, you just need to tell yourself don’t be mean. Then you won’t get time outs. See, you are the boss!」 (她們說父母是你的主人。我說不,你才是你自己的主人。你的大腦告訴你做什麼。比如說,如果你不要被處罰,你只要告訴自己不要有不好的言行。你看,你是自 己的主人!)我肯定你的道理,並進一步澄清在你的年紀,老師和父母有責任在旁幫助你成長。同時心理卻不得不佩服你清晰精準的邏輯和萌芽茁壯的獨立思考能 力。

Read More

墮落的味道

「祝妳下一回有好一點的運氣。」穿藍白制服的莊家將她面前的最後一只籌碼收走, 以略帶抱歉的眼神和口氣對她說。

像被扒得精光的敗將,她勉強維持著最後一絲優雅,欠身退下牌桌,茫然的走進人群交錯的賭場大廳裡。

她一臉倦容,頭髮身上清楚可聞一種在賭場周旋過後專有的味道—煙與人息與冷氣長久攪和的,墮落的味道。

經過幾個小時的賭局,她的身心是長時間緊繃後的疲倦。摸摸大衣口袋,單薄的小鈔在手指下孤零哀怨,她識相的知道最好暫時不去記算輸了多少,更不去想那是幾天的薪資。

走在諾大的賭場大廳裡與走道上好奇觀望的賭客和端著飲料穿超短迷你裙的女服務生擦肩而過,一如每個賭徒每回輸錢,她的心理充滿懊悔—後悔剛剛沒在籌碼高疊時趁勝追擊;憤恨如果那手「變雙付牌」split 加「雙倍注」double沒有輸在莊家的二十一點通殺上,就有翻身的機會;後悔當那一臉笑容、不時對她喳眼示善意的男莊家被換走,換來那冷靜的「女殺手」時沒有跟著換桌。

後悔,後悔,如果,如果,她忘了(故意?)人生不能重來、沒有如果、後悔無益的。

她清楚的記得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Read More

有吃福的人

星期天傍晚從中文學校回到家,車剛駛入車道,遠遠地就看到大門門把上掛著一包東西:「包子,媽媽!」後座的孩子喊道。

車一停好,他走出車庫,踏著雪地登上階梯:「我去拿。」他把門上的袋子取下。

一看:一包發冷的水餃,冰天雪地裡可能掛了有一會兒。

住在山坡上的湖南老奶奶不時會給我們送吃的。包子、水餃、燒賣…,各式自製點心。通常她在早上固定散步時順道送來。清晨,我在面對車道的書房工作。門鈴響了:「cy!」瞬間聽到她喚我的名字。門一開,老奶奶遞上一包酒釀或餛飩:「給妳當中飯。」有時,下午,電話響了:「cy!我在蒸包子,你三十分鐘後來拿。」三不五時,我會接到她的邀約:「今天來家裡吃中飯。」一踏進她家大門,滿屋都是平日熟識的鄰居,滿滿一桌飯菜。我幫兩老人做點翻譯,法籍義籍中西交集,笑聲不斷。

我和許多鄰居偶爾幫老人家跑跑腿,減輕一些語言與交通的不便。但老人總把謝意掛在嘴裡,且表達在行動上。比起我那些微不足道的舉手之勞,老人的回應更顯做人處世的智慧。

我總是領受別人的恩情 。

Read More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