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

mask

「媽媽,妳小時候最喜歡的玩具是什麼?」海奕問我。

「嗯…,」想了一下後我說,「沒有什麼玩具呢。」

「歐,可憐的媽媽。」他抱抱我,繼續拼他的樂高。

我開始認真地回想,是啊,小時候好像真的沒有什麼玩具。倒是記得,小學時有幾個碎布縫的沙包,方方正正小巧的五個小沙包,可能也不是手藝笨拙的我做的,該是姊姊或姑姑或鄰居堂姑的作品。不過是一點細沙,一點碎布,沙包縫得緊緊美美地,握在手心,撒在地面,丟高一個,拾起一個,丟一個,撿起兩個,四個…。如此簡單的一個遊戲,幾個女孩兒天天玩,卻也玩不膩。沙包放在棉布大衣口袋裡,走到那兒帶到那兒,學校下課時玩玩,放學後還玩。

丟沙包之外,女孩之間還興行玩換裝遊戲—幫厚紙剪成的洋娃娃套上各種晚宴服,禮服,騎馬裝…,長捲金髮的女模特兒變身萬種風情,搭配一個王子般的紙模型,隨著編造的劇情做戲,滿足了少女的浪漫夢想。

除此,沒有,小時候沒有真的洋娃娃,沒有泰迪熊,更沒有像現在的鄰居女孩有的那種整組的粉色塑膠廚房和娃娃屋。

但那時的童年充滿樂趣。放學後,要不就在四合院前的大埕空地上跳繩、踢石子跳房子、偶爾跟男生玩玩彈彈珠,要不就是在紅磚老厝之間玩捉迷藏。有一陣子跟著姊姊們迷黃梅調,從「樓臺會」到「十八相送」,搖擺身姿手掐蓮花指,又唱又演聲淚俱下。 也跟著年長數歲的大哥在三合院的中庭裡,設桌上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金門的寬闊天空下,幾個小毛頭,隨著他高聲朗讀,認真的模樣,只差沒搖頭晃耳而已。

想著想著,「但我有一個很有趣的童年,」我跟兒子細數孩時的遊戲。

「玩遊戲永遠不嫌年紀大(It’s never too late to play)。」兒子說。一如從他很小以來的,遞上幾架他拼的樂高戰鬥機,跟我解釋要從哪裡哪裡攻擊他的基地,母子兩攻守了起來。裝備精良的他通常是戰勝的一方,隨著年紀,他也開始讓我贏,然後「Good strategy(好戰略), mom。」地讚我。

有時我們捨玩具玩實景遊戲,母子兩披上舊被單,飛天走地,行俠仗義,炒熱了整個房子。

前幾日,我的最新角色是,戴上一副面具,假裝是個外星大惡熊,或躲在衣櫥或門後。兒子拿著iPad攝影,如導演般地要我什麼時候跳出來,怎麼嚇他。我使出所有戲劇細胞,裝模做樣照著做,又吼又叫。雖然是個容易害怕的小孩,但他當然有辦法制服我(所扮演的熊)。一次又一次地,客房門後,烏黑的地下室,我躲他尋,一迎面撞著,兩人又驚又叫。NG多次後,他把最後的片子簡單剪輯配音,一部自編自導自演的「大壞熊入侵記」家庭短片,於焉誕生。

只是,導演啊,什麼時候才能派我演美美的女主角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