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妳

妳說自己日漸失去好奇與熱情。

妳說自己變得小心翼翼,保守躊躇。

妳說自己一日過著一日,覺得未來暗淡不可及。

妳說當年的老友熟識已闖出一片天地,或居高職或享聲名。

而我呢?妳問。

守著一個惶惶恐恐的人妻人母的角色,和一份守得勉強,棄之不安的職務。

難掩一顆蠢蠢欲動,卻又乏振無力的心。

雖然心知肚明,

可以把一切歸罪於環境,成長背景,個性,所有縛手縛腳的原因。或者,光明正大地推托於,

中年危機。

說是,

走到人生中途

忽然發現手上所有的不是妳一直想要的,

極想再度登高一躍,追求另一個夢想,卻舉足無力?

說是,

來到生命的臨界點,該奮力搏手一擊?或,

接受現狀,安於一切,

認命?

我說,

我比教擔心的是

沒有了熱情

我們還剩什麼呢?

沒有了信心,

我們還如何面對接下來的風雨、歡愉?

我說,

我們當年選擇不守成,挑戰自己的那份冒險的勇氣去哪裡?

我們這些年來苦讀、苦幹、一路來吃過的苦,用過的力氣,豈容我們一筆勾消,只因為來到了一個更需智慧與勇氣的生命轉折點?

我們可以把一切推給巨大的一切,或者單純的中年危機;我們可以為那些曾經的決定留下後悔的淚,讓遺憾壓迫得神消形碎;

但那於事何補?

或者我們可以,

牢記我們當年無所畏懼、展翅高飛的那份勇氣,沉穩適然地努力走下去。

或者我們可以,

繼續克服生活裡的跌跌陂陂,伴我們的所愛安身立命,為心找一個永恆的家。

或許我們可以,

不再在乎任何外界的評價,世俗的包袱;第一次,為自己找到一份真正的自由——即使只是一份小小的希望,怦然的心動,開懷的笑容。

有一天當我們回首,我們可以欣慰自己:認真走過了風雨,且走了一條比期待更遙遠的路。

我們可以含笑驕傲地告訴我們的孩子,一切種種。

我想我們

可以的。

– 給自己與身旁的女戰士們。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