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2013

晨曦的聲音

bird feeders
兒子和我還在台灣期間,先返美的先生在院子裡多種了幾株秋天的花,並在客廳窗外架了幾個鳥屋和鳥食罐,其中有一個裝滿了紅花蜜,專門用來吸引蜜蜂。之後,那窗外就成了一片熱鬧非凡的小世界。

每天早上,陽光一出來,鳥兒吱啾鳴叫,有的成雙降落,有的等在灌木叢裡,啄食之後,立刻飛走,掉落的葵瓜子和穀粒,不時招來幾隻花栗鼠,迅速檢回窩裡。

剛回到家時,母子兩從屋裡遠遠一瞥到飛翔的身影,即高呼奔前觀看,頓時之間,雀飛鳥散,蹤影全無。已有些經驗的先生說:放慢腳步,放輕呼吸。三人像偵探般,鬼祟地躲在窗側或沙發後窺視,把影子都藏起來,就怕驚動訪客們用餐。幾日下來,一家練就了一走進客廳就踢開拖鞋,打著赤腳,一靠窗就噤聲的習慣;而前來啄食的鳥兒種類與頻率似乎日增,群雀之外,昨天,甚至看到兩隻黑冠黃身的小山雀,而藍鵲也出現了。

一個人在家的早晨,陽光裡,聽著鳥兒飛拍啾鳴,來來去去,有一種初秋好日的詳靜。有一天,或許我會看到蜜蜂啐飲那瓊漿玉液的趣景。

台北。走路

walking in taipei

台北的夏天裡,我們一家常常這樣走路:去逛夜市,去逛早市,去逛淡水,去逛北投,更多時候,是從住處走到兒子上夏令營的師大,在溫州、泰順街巷裡尋寶;或沿著羅斯福路南行到公館,排個長隊買杯青蛙撞奶、割包,再沿著台大人行道走回家….。一路逛得目不暇己,見有巧緻cafe,就進去喝一杯黑咖啡;見人群聚集,就湊過去探個究竟;對校園牆邊開滿的野花,一陣驚喜。幾年下來,家裡兩個外國人,就這樣,慢慢地愛上這個城市。

有時想,去哪兒旅行是其次,重要的是,用什麼方式去認識一個地方,留下自己的足跡。

愛玩的蜻蜓

dragonfly

清晨的陽光裡,這隻蜻蜓跟我玩了好一會兒。快速盤旋之後,牠輕巧地停落在一根用來支架蔬果的鐵圈上,如功夫巧面的走鋼索人,靜止平衡,恁我鏡頭逼近,連按快門。

停倦之後,牠飛開,在花叢上空繞幾圈玩耍後,再度回到鋼圈上,擺好姿勢,等著。我俯身接近,上下左右從不同角度拍啊拍,眼角的魚尾紋好像又深了一點。終於,雙方都覺得玩得差不多了。背起相機裡牠的種種身影,看著這位飛遠的友好飛行者,忍不住大喊一聲:謝謝你!

 

奇妙無比——公公心愛的日百合

dad's lilies

(Photo by Richard Heitmann)

對百合情有獨鍾,精心培育各品種的公公,今天跟我分享了他園裡罕見的一株日百合–Wonder of it All(奇妙無比),如裙擺飛舞的花瓣,柔緻優美,連名字都很別緻呢。

One of the unique day lilies named “Wonder of it all“ from my in-laws’ garden. Gorgeous!

 

路跑

street run

今天在家附近的馬路人行道上跑,與往來的人車擦身而過。

想起美籍馬拉松女將Joan Benoit曾說,剛開始長跑時,遇到有車子經過身邊時,她會不好意思地停下,假裝在採花…。

期望自己慢慢也不害羞,隨時隨地,換上球鞋,打開門就出去跑..。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