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Fiction

天堂之梯(Stairway to Heaven:A Novel)(二)

二. 東京機場

坐在候機室等著轉機到美國,李彤發現自己孤單一人—-生平第一次完全孤單。

自小到大李彤和家人住在一起,她對家人的依賴好像出生時臍帶沒有被剪乾淨。上學時每間學校都在家附近,後來工作的百貨公司也只有十五分鐘路程。當她父母搬回老家把房子留給弟弟一家,她就在姊姊和弟弟兩家中間一條巷子裡租了個小套房。

她的朋友有時開玩笑叫她「寄居蟹」,她們會在近中午時打電話捏著嗓子模仿李真的聲音叫「李彤吃飯!」她們知道她姐姐每天會打電話要她到家裡用餐。

Read More

天堂之梯(Stairway to Heaven: A Novel)(一)

第一章:離開 (leaving)

氣象報告說多雲的那天,午後突然下了 陣大雨 。

高速公路上一片煙霧。一輛銀色Nissan Sentra行在雨林裏。乘客座的李彤伸手把CD音量調大。蕭邦的「黑鍵練習曲」和敲打在車頂的雨聲以及忙碌的雨刷激烈的爭鬥著。

「雨這麼大,飛機不曉得會不會delay。」緊握著方向盤、注視著前方的李真突然冒出個問題 。

「什麼?」 李彤問。雨與音樂交雜,聲音又急又促。

李真偏身把音量轉低,重覆了問題,然後回到同一個姿勢,頭不偏,眼睛連眨一下都沒有。

Read More

失戀

獨行

鈴!鈴!清晨六點,我接到她從倫敦打來的電話。

「我需要找人談談…,你可以打過來給我嗎?」

我當然答允。做為一個相識十多年的老友,我們分享各種人生經驗。同在一個城市時,許許多多的深夜,她逗留我的單身公寓。兩人坐在靠牆的地毯上,分析交換自己和別人的心情。

我起身,套上放在椅背上的薄外衣,走出另一半熟睡的臥室,用手上的無線電話撥起她給我的一串長而陌生的號碼。嘟嘟… ,電波穿越大西洋,呼喚著。

Read More

想起瑪俐亞

曾經異國

把白色外套丟進洗衣槽的那一剎那,梅想起了瑪俐亞。

薄薄的外套在水渦裏打轉了一會兒,逐漸被衣堆吞滅。

那是瑪俐亞的外套。

那年冬天,瑪俐亞到台灣旅行,在梅家住了一星期。那一陣子家裏不時有外國訪客。弟弟南部大學北上的外國同學,國際夏令營結交的日本青年,哥哥生意上的友人。棕髮褐眼東洋腔,家裏有時就像個國際友人接待營。

Read More

臺北沒有甜甜圈嗎?

多彩汽水瓶

何庭的英文老師這星期要全班練習的作文形態是比較。

在這之前,那老師已經讓何庭他們練習過包括「描述」和「爭議」在內的多種題型。

所謂描述是選一個人或事或物為主題,描寫他〈它〉的樣貌聲音或味道。何庭以市裡的大眾公園為對象 ,把她知道的形容詞全搬出來,費力的描寫春天的公園,水怎麼流動,鬱金香如何搖曳。文章拿回來,老師在文末評了一個大大的「美麗」,附帶兩個驚嘆號。何庭看了樂在心裡,大受鼓勵。

寫爭議時,老師要他們下一個論點,像是,我贊成〈或不贊成〉墮胎合法化,再舉三個理由支持這論點。何庭以「星期天州政府不准超市賣酒是一種不合時宜的作法」為題,義正嚴辭的發表一番意見,又拿了一個A。

Read More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