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My books

《愛上一個外星人》書摘(一):出走

Falling in Love post card1

年初三,我獨自在常去的台大對面巷子小咖啡店。僅有十個座位的店,每張桌上擺著一盞小燈,黑色桌布,紅白桌巾,爵士樂流暢。

很多不規則的對話在腦海裡進行。

「你想過自己怎麼死法嗎?為了考試的學習,無聊的社團活動,沒有意義的競爭,集體的壓制以及偽善的規則。」——村上春樹的「舞,舞,舞」。

「一個孤獨的女人。孤獨的人是可恥的。」張楚唱過。

「回來之後如何?」

「不回來又如何?」

「想做什麼,就去做。」姑姑說。

「不要壓力太大,就當做是出去唸英文。」大哥說。

最後,自語:「你怎麼知道明年此時會在那裡?做什麼?一如去年不知今年。」旋釋懷,決心堅定。

—摘自《愛上一個外星人》

《愛上一個外星人》書訊二

falling in love book2

新書下月一號問市,今天提早印好了,出版社非常有效率,編輯且好心地先寄給我幾張照片,雖然摸不到書,還是可以感覺剛從印刷廠出來的那份熱騰。

收錄在這本散文集裡,是我旅美多年以來發表在報章副刊和未發表過的作品,首尾兩部以第一人稱描寫出走與定居、個人蛻變前後,之間則以第三人稱「海太太」的 身份,觀照與一個文化與生長背景迴異的「外星人」相遇的緣分、相處的趣味與調適,最終領悟:原來自己才是那個需要學習如何去愛,同時,也苦苦等待著被自己 接納的「外星人」。

一時天涯,半生異客,任風起雲歇,願文字永遠是心底最靜謐的歸處。

falling in love book1

《愛上一個外星人》書訊一

paddling

可不可以?站在一定的距離看人世?
不要太親,不要太遠,就中距離的看人世呢?
可以選擇什麼時候投入,什麼時候抽離,
沒有負擔,沒有眷戀,沒有罪惡感,也沒有寂寞呢!
問題是:何謂最適當的距離?

抬起橫跨兩隻小船的一腳,
放走載著迷亂青春的重舟,
站在駛向中老年的輕帆上,繼續摸索前行,
相信生命仍將圓缺並存,孤獨也會如影隨行;
然而,謙卑堅強地,我迎接它們的涵育。

—-《愛上一個外星人》Falling in Love with an Alien
我的新散文集,即將於一月初出版,敬請期待。

舊緣

我的新書承蒙兩位優秀的爸爸作家寫推薦序,是巧合也是福氣。

呂政達先生是我所敬重的昔日報社上司;其實早在進報社之前,我們就認識了,當時他是藝文記者,我則在唱片公司當文案宣傳,有時會在新片發行或記者會上碰面。

我被報社錄取後,第一天新生訓練時,政達一看到我,劈頭喊道:「妳怎麼會被派去跑房地產!」咚隆一下把我抓到他主編的藝文影劇組,開始了我的影劇記者生 涯。當時,在一批女子為主的部屬圍繞下,政達總坐在辦公桌前頭,低頭看稿寫稿,勤學,筆耕不輟。當你跟他一聊,他的良善,對文學心理電影音樂各領域的熱情與專精,讓人滿心佩服。

離開報社赴美以來,我和政達失去連繫,但透過網路,我一直注意著他在報章專欄上發表的親子與心理文章,他特有的觀察力和文筆,是我所熟悉,素來喜歡的,後 來有機會讀到他的散文創作,多次重讀他寫他兒子的《與海豚對話的男孩》一書,他那幽默睿智的文筆與做父親的深情,讓我非常感動。《與小猴喝茶》一書交出去 後,我直覺政達是理想的推薦序人選,但因久未聯絡,加上自己天性羞怯,遲遲沒有著手找他。終於有一天,我鼓起了勇氣,透過FB,跟當年同報社同事、政達的 另一半幼玲提。結果沒想到,政達毫不猶豫地答應幫我寫推薦。記得那一刻,我開心地跳著跟先生說:「He said yes. He will write it for me!」

很清楚的,當上父母的那份特別,政達懂,因為他說:「當上爸爸或媽媽,當然,從此就不再寂寞,從此有個拉得長長的身影陪伴。」政達所說的小確幸也正是我們母子關係的寫照。而政達期許的母性書寫,我希望我有觸及。再說一聲:政達,謝謝你。

母子的小確幸 ◎呂政達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Copyright © 2015 unless otherwise noted.